【灵欲教师】(18)【作者:rescueme】   校园小说 
字数:115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狗公腰除灵事件

  灵能力美少女们回到鬼屌之后,我的狗儿子不知该做什么好,很随性地席地而坐,就像他还是只小台湾土狗般的模样,甚至还很破格地把脚抬高到背上抓痒,也不想想他现在比NBA球员还高,还穿着冥界引路人的装扮,一点灵能力宠物的风范都没有。

  「憨狗,你的柔软度也太好。」看着他的身体诡异地扭转得人不人狗不狗,我真想把他介绍给一位曾经发下豪语,说柯文哲选上市长他就要自含懒叫的伟人─拎杯骨科。

  唉,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憨狗接下来他的任务。

  「憨狗,麻烦一下。」我向他招了招手,他马上兴奋地大步狂奔而来,让满地狼藉的符咒、法器、植物屍体喷得到处都是。

  「把拔,把拔,要散步吗?要散步吗?」他兴奋地原地绕着圈圈,头上不到一公尺就是韦家豪宅内富丽堂皇的水晶灯组,即使没真的撞到,那水晶灯组也已经被他引起的风压吹得摇摇欲坠。

  「你坐下,把拔有事跟你说。」我表面上是语重心长,心中却快要笑到翻过去了。

  「什么事?」他伸出舌头,嘿嘿嘿地激动喘着气。

  「你现在那么大一只,筱慈马麻她们再也抱不动你了,甚至把拔也抱不动你了,以后把拔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生活了。」我用念讣闻的语气掩饰住心中想要捉弄憨狗的想法,憨狗也真的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

  「把拔……我不要离开筱慈马麻,也不要离开筱洁马麻,也不要离开筱真马麻,呜呜…」喂,你怎么好像漏了某人。

  「没关系,你不想离开我们的话,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你全身的灵力用掉。」
  我才刚说完,憨狗眼里发出兴奋的光芒,「把拔,那我们来比赛!」说完憨狗原地做了个后空翻,在他健壮的身子还没落地前,他已经迫不及待,挥舞着手中的金色武器,扭腰蓄力大叫:「金刀魔狼闪!」「等一下!」在他浑身发出超级赛亚人般的金色光芒,只差一个动作就可以毁了整座别墅前,我硬生生地阻止了他的发功。

  「咦?」憨狗狐疑地把武器垂下,往前走了几步。

  「不是这样,是要把灵力用在这个大姐姐身上。」我酝酿着心中邪恶的想法,指了指地上的墨蕴。

  其实,由於我的鬼屌已经喷发,软趴趴的状态下会导致我的灵视能力丧失,理应是看不见墨蕴的;但由於当初是墨蕴主动来勾引我的,她凭依在韦婵芬身上想要让我带着悔恨死去,故意让我接受到她的能量,所以现在我还是能看见这性感美女的模样。

  怎么说呢,人类的视觉其实比你我想像的都还要敏锐,也就是在电磁波连续光谱上的可见光区其实非常的大,只是人体基於自我防禦,有时会像一般人说的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但更多时候是把该看到的东西过滤掉了;君不见所谓的灵异照片如此之多,其实只是人类视觉和想像力联结之敏锐,随便在阴影中点几个点也会当作是看到灵异现象,因为我们会自然而然把上面的两个点当作眼睛,中间的点当作鼻子,下面的点当成嘴巴,但是对生活中真正无处不在的妖魔却掉以轻心。

  而墨蕴为了现身,运用灵力开启了我的视觉中关於她能量的那个光谱波段,而这个波段一旦打开就无法轻易关上,所以现在反倒变成我能看见她的唯一原因,也更有利於我遂行邪恶的举动。

  「把拔,那不是大姐姐,那是墨蕴马麻;黄狼葛格的马麻就是我的马麻,他说墨蕴马麻最温柔最漂亮,不像其他马麻很坏又丑。」憨狗天真的把热诚的眼神投往墨蕴身上。

  「可是她几乎没有穿衣服耶。」科科,憨狗啊,看着以马麻相称的这个美少女几乎赤裸,兴不兴奋?开不开心?

  墨蕴身上只有植物之灵形成的丝带状结构,一圈围绕在她丰满的乳房,勉强遮住两边乳头,南北半球却露光光;一边则从修长的大腿根部两侧绕过胯下,最后像性感丁字裤般遮住她迷人的性器。

  「蛤?所以咧?」憨狗毕竟不是人类,光是视觉就能兴奋,而雄性动物多半凭藉的是雌性动物的费洛蒙才能激发内心求偶的冲动。

  靠,憨狗你很不解风情。

  於是我无奈地把憨狗带到墨蕴大开的双腿中,然后我垫起脚尖,把憨狗的头往墨蕴的大腿中压去,要让他闻闻看雌性的费洛蒙。

  憨狗不敢违逆我这个名义老爸,头乖乖地愈来愈低,愈来愈低,直到鼻子离墨蕴的绿色植物内裤只剩一公分。

  啊,对了,墨蕴之所以动弹不得,乖乖忍受我们的虐待,想必又是因为张筱慈贴心的束缚灵符作用,所以我放心地用食指拨开墨蕴的小裤裤,和憨狗一起近距离欣赏这诱人的画面。

  「变态!放了我!」在我手指触碰上她光滑粉嫩肌肤的瞬间,除了中文之外还批哩啪啦骂了几十句我听不懂的髒话。

  我轻轻撩起墨蕴的阴毛,让她的小豆豆暴露出来,同时一手压着憨狗的狗头让他尽可能靠近墨蕴的下体,然后轻轻搓揉起墨蕴的阴蒂,更有意无意用拇指顺势分开她的两片小花瓣,直到她的女性器官变得湿润。

  「把,把拔,感觉怪怪的。」憨狗惶恐地看着自己的下摆,靠北,何止是怪怪的,憨狗的鸡鸡顶得下摆像个帐棚一样高高隆起,似乎比鬼屌还长?

  正当我担心主角会不会被取代时,憨狗由於没穿内裤,鸡鸡已经随着对费洛蒙的反应而露了出来,鲜红的阴茎挣脱包皮像北寄贝的肉足一样长长挺起,噗滋,长是很长啦,不过粗细就被鬼屌海放几条街。

  「把鸡鸡插到墨蕴马麻这里。」我指了指墨蕴鲜嫩欲滴的小穴,然后过去掰开她的阴唇,露出不甚明显的肉缝,要憨狗在这里转大人,不是,是转成犬。
  「那边哪有洞?」憨狗虽然跃跃欲试,脸颊也红扑扑的,却由於还是只处男狗,不相信那个缝隙往内延伸其实是潮湿温暖的极乐之地。

  「有啦,你看。」我把食指缓缓从墨蕴的阴门探入,温柔地往内抠抠摸摸,直到她的分泌物湿润了我的食指,然后才整根尽没,但是我的指尖还碰不到墨蕴的子宫颈。

  「放开我,你这变态,『紧阿舍』!」我听不懂墨蕴最后那句骂的是什么,只把她的挣扎和咒骂当作是助兴的良伴。

  「可是我的鸡鸡那么长,墨蕴马麻会受伤。」靠,你该先质疑的是你怎么可以乱插黄狼葛格的马麻,不是插了会不会受伤吧!

  「吼,女生那边比你想像还要深,你看你看。」接着我改用中指深入,直到隐约摸到墨蕴的阴道皱摺内好像有个小小的开口,我知道那就是子宫颈了。
  其实憨狗早就已经兴奋到不行,毕竟他虽然没有进入过女性身体,却早已帮张筱慈品玉过,也舔得不亦乐乎,现在闻到墨蕴的少女体香,明明阴茎翘得老高,却还再三顾虑。

  「墨蕴马麻是黄狼葛格的马麻,我如果把鸡鸡插进去,那我会变成黄狼葛格的把拔吗?」马的,没想到憨狗这么精明啊,竟然还知道乱伦这个层面。

  「不会啦,黄狼葛格也不在啦,不用担心那些。憨狗,难道你这么不想再和我们一起生活,那不做也没关系。」科科,憨狗这傻孩子,稍微激将一下一定没问题的。

  「唉,我会转达筱慈马麻她们说你是怎么和我们分开的。憨狗,再见,把拔好爱好爱你的说,把拔也不想和你分开…」

  正当我低着头发挥着自以为还不错、其实比偶像剧那些三流艺人还不如的演技时,耳边先听见了一声「呜呜」的闷哼声,我想是憨狗难过到哭了,科科,我的演技可以拿金马奖了吧。不过呜呜声之后竟传来「噗滋噗滋」的声音。

  我转身一看,靠腰啊,原来「呜呜」声是墨蕴被狗屌插入时发出的,憨狗已经抖着狗公腰用夸张的频率在干墨蕴了啊!

  没能亲眼看到狗儿子破处的瞬间,我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墨蕴被干的画面,虽然是半人兽交,却仍然赏心悦目。由於憨狗这年幼稚嫩的狗公腰年轻有活力,墨蕴的坚挺胸部被干得高频率前后晃个不停,嘴巴也好几次几乎忍不住发出浪叫,但她惊人的自尊心在好几次高潮后竟然仍坚持不让嘴巴或表情发出一丝屈服的迹象。

  她大概也知道用着长到不行阴茎插着她的虽然是憨狗,但始作俑者是我,她不恨憨狗,而是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我。

  呼呼,看着大奶少女边被狗干边忍住高潮的诱人画面,要是许奕萱和韦婵芬不在,我真想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来上一发,尤其是自从灵能力三姐妹出现后,我就再也没有自己淘气时间!

  「把,把拔,鸡鸡还要不要再插深一点,里面好像还有洞。」憨狗也发现了子宫颈的位置,更由於狗的阴茎是细长的,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龟头刺入女性子宫内。

  「再插深一点,要插进那个洞你才可以释放出多余的灵力。」我看着狗儿子干着美丽的敌人,胯下也蠢蠢欲动,韦婵芬和许奕萱也发挥完全不重要的好奇心,不住吞着口水在旁观赏着人兽大战。

  「你放屁!你…啊啊啊啊!」就在墨蕴想斥责我的虎烂时,憨狗一屌显然是插进墨蕴子宫了,她不知道是爽还是痛,发出了意味不明的惨叫。

  「墨蕴马麻,你还好吗?」憨狗虽然脸上担忧地询问,可胯下可诚实得紧阿,一点变慢的趋势都没有,只是一古脑儿地飞快干着墨蕴。

  我看着憨狗阴茎根部的蝴蝶结凸起在墨蕴小穴入口处高频率前后晃动,直到慢慢挤入了墨蕴的阴道里面,心中浮现了邪恶的想法。

  狗阴茎的蝴蝶结凸起用意是让阴茎在射精变软前都无法滑出阴道,所以小时候听过人家说绝对不要欺负交配中的狗,会让牠们很难堪,如果是家里的母狗被野狗强上了,要分开的话一定要用热水烫。

  趁着憨狗干得浑然忘我,也被墨蕴穴口飞溅出的淫汁所散发的费洛蒙迷惑得神魂颠倒时,我蹑手蹑脚走到憨狗背后,当着许奕萱和韦婵芬惊惶失措的表情,「哇!」地大叫一声!

  憨狗这傻小子果然被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由於他现在身高和姚明差不多,腕力也十分惊人,竟然本能似地逃跑,不过是抱着墨蕴的娇躯跑了起来,变成一个高速奔跑中的火车便当体位。

  「把拔你很坏!」憨狗哭丧着脸抗议,被我那一吓,他虽然一度想要弃穴投降,却碍於蝴蝶结突起卡住墨蕴的穴口无法拔出,只能远远抱着墨蕴继续律动着下半身,墨蕴也很主动地双手环着憨狗的颈部,配合憨狗的抽插调整狗屌在体内的深度,以免子宫真的被插坏。

  科科,反正我只能看不能撸,该是让这齣亲情伦理大悲剧结束的时候了。
  「憨狗,想射精的时候就努力给它射进去,你射得愈多,墨蕴马麻一路上走得愈顺利,你也更能恢复成正常狗狗的样子喔。」我邪恶地想看看被狗内射的墨蕴最后会用什么表情看我。

  「不能射!」

  就在我沉溺於憨狗和墨蕴情感上的近亲相奸过程时,一个扫兴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开心时间。

  这是?灵能力候补吴宥宁?

  由於平常没人会来韦英沖的破败别墅这里,所以我客厅大门也没锁上,只是虚掩而已,现在被那个虽然变装过,却被我一眼认出的八婆推开,我还真的有点震惊和害羞,毕竟这傢伙比起一般人更容易知道我邪恶的想法。

  「老师!」吴宥宁三步并两步向我跑来,同时以传心术告知:「刚刚烙跑的西南方勾魂使根本没走远,还把诸罗鬼王和四罗刹都带来了!」

  靠夭!那我怎么都没发现!

  冷静下来思考了不到1秒,我才发现,糟了,因为墨蕴是灵体,我一边视奸着她便理所当然以为我的灵视能力还在,所以对於身边只剩下许奕萱、韦婵芬、憨狗,而没有墨蕴以外的灵体这件事感到今晚似乎是平安了;事实上我早就已经不能灵视,以致身边其实已经围绕着鬼王的鬼兵魔将我却浑然不觉!

  「你怎么有办法进来?」我有点担心会不会连眼前这傢伙都是灵体假冒的。
  「所以才要假装成保全啊。上次来兰潭烤肉时我有注意到别墅门口的保全系统,所以我想说COS成保全就说得通了;齁齁,我在经过那些灵体时还要假装看不到祂们,要是被发现的话,一定会出事,超刺激的!」吴宥宁把保全的帽沿往上撩起,露出兴奋的神色。对啊对啊,最好把你抓去轮奸,害人家看不到憨狗的第一次内射。

  「靠,你玩很大。」一方面讚叹於这小妮子的勇气和细心,一方面又感到火大,原来韦英沖家族名义上公司倒了,别墅也破败了,事实上财产还是没减少嘛,不然怎么还要保全系统来维持这个产业的完整。

  这时候的韦婵芬早已苏醒而且和表妹许奕萱欣赏了好一阵子的人兽大战,知道老爸隐匿了许多财产,宁可看着她堕入风尘也不出手相助,感到莫名的悲伤和无奈。但是父女30年,又怎么不知道韦英沖就是这种六亲不认的人渣呢?他可是连全国乡亲都胆敢毒害的垃圾王八蛋啊。她只幽幽叹了口气,还是把韦英沖的鸡屍妥善地用白布包好包满。

  「可是你现在跟我说了,不就穿帮了吗?」

  「所以才叫憨狗不能射啊!他如果灵能力还留着,基本战斗力大概能抵过几个勾魂使或罗刹,鬼王不会轻易让手下送死的啦。」

  哇,没想到憨狗愈来愈强,真是虎父无犬子,那我赶紧阻止他继续抽插墨蕴。
  「咦?那之前为什么有些单打独斗的勾魂使啊?你不是说鬼王不轻易让手下送死。」

  「那些是探路的,基本上就是牺牲打,而且鬼王好像认为那几个是比较丑的,死了也死不足惜。」不会吧!白馨、苍萱、墨蕴这些正妹还算是丑的喔,科科科,鬼王赶快派四罗刹来吧,朕还要再干几个宫女啊…

  「呜呜,人家忍不住在墨蕴马麻下面尿尿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日后可能遇到的艳遇时,晴天霹雳打了下来,憨狗这狗渣竟然在我们谈话的时候继续抽插,已经射精了啊!只是他没有过射精经验,竟然把射精的感觉当作尿尿,内射墨蕴了还浑然不觉!

  恢复成幼犬的憨狗转头用极其无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眼皮就愈来愈重,竟然就趴在墨蕴身上给我睡起事后觉来了,直到牠进入梦乡,墨蕴被干到暂时阖不起来的小穴之间这才流出大量的精液,但是她却不像以往其他被精液阴阳调和的灵体直接成佛,竟还留在原地。

  惨了,吴宥宁和我脸色都瞬间垮了下来,现在别墅内有不能发射的鬼屌一支,灵能力美少女(自称)一枚,打酱油女学生一位,性技超强应召茶一杯,熟睡中的刚转成犬成功小狗一只,加上全程一直很想用植物之灵贯穿我的墨蕴根本就还没成佛,我想我们根本就等着被鬼王秒杀了吧!

  这奇怪的组合明天一起陈屍在这里,云嘉版的社会版头条看来就是我们了,让我先把头发梳整齐一点。

  「咦?哈!哇…齁齁齁!」只见吴宥宁时而怀疑,时而惊讶,时而欣喜,像三流综艺节目喜欢玩的表情瞬变烂梗一样。

  这时我也发现墨蕴已经不再被束缚,站了起来,模样也有十足的变化;她竟然从黑发变成红色长发外貌,眼睛也变成蓝眼珠,皮肤变得更白皙了,鼻子也高挺了起来,奶子更是夸张的从少女欢乐C罩杯直接升级到E罩杯左右,俨然是个洋妞样,唯一不变的是几乎一丝不挂的下体。她胯间汩汩流出憨狗内射的精液,但是她却无暇擦拭,只是惋惜地抚摸着地上的植物屍体。

  欣赏了憨狗和名义马麻的母子相奸戏码后,又看见墨蕴不顾形象地跨蹲在地上,阴道口由於刚被憨狗插过,至今尚未阖上,却性感地滴着精液,鬼屌在这样的视觉刺激下恢复了生机,总算让我也能看看吴宥宁到底看见了什么。

  原来别墅外面真的佈满了灵体,最靠近我们的一圈,为首的是一个帝王打扮,衣冠楚楚的中老年强大灵体,以他的年纪还能保养成这样绝对称得上是帅哥,然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指挥的灵体果然都是女性,大概就是所谓的四罗刹,不过吴宥宁小妹妹啊,你倒是说说看这四只妖孽哪里算得上是正妹啦!看起来根本是男扮女装的,丑到爆炸了啊!看来鬼王的审美观不能用常理判断!

  东边那一只,衣着是绿色系的,从身上冒出的灵光颜色判断,操纵的元素应该是水,留着短发,脸臭臭的,在四罗刹之中,只有她勉强还像是个女的。
  西边那一只,头发比所谓的短发还短,还是灰白色的短发,带着眼镜做着白色系装扮,身边的灵体多以动物为主,而且还以猪为主力。

  南边的那只额头超高,只差没加上根辫子,不然根本就是太监模样,只不过她打扮成朱红色,比较不像太监,像个弄臣,手里把鹅卵石当做铁胆般捏着,应该是操作土石类的元素。

  照这个逻辑,北边的果然穿着黑色,好像也是操作植物的,墨蕴看到她时的脸色颇为不屑,大概因为同是操作植物,彼此是竞争对手。

  「青渼、白豚、朱砾、玄茹,四罗刹今天来娶你们小命!」她们异口同声地挑衅。

  靠夭,为什么这四只男不男女不女的妖孽名号听起来这么像四圣兽啊?
  听见我心中的疑问,吴宥宁担任起解说役的角色答道:「诸罗鬼王在世的时候就是欺世盗名的人渣啊,所以变成妖魔后还利用山寨起四圣兽以利他欺骗更多徬徨的灵体加入他们。像他父亲是个响噹噹的民族英雄,他就利用这个环节让人以为他也是个不错的货色,而最后出卖台湾岛的我们往往以为是他儿子,但其实是他布局造成的,导致这几百年来我们讲起关於他父亲的所有美事,他也分一杯羹,而关於他的乱伦通奸、毒杀父亲、逼退叔叔篡位夺权、背信攻打盟军导致推翻鞑虏失败、屠杀原住民造成台湾唯一本土王朝灭绝,却都鲜少人提起了,大家只记得他那不成材的儿子把大好江山送给鞑虏。」

  「哈哈哈!有见地!」这时原本一脸阴沉听着吴宥宁揭发他丑事的诸罗鬼王这才哈哈大笑,接着道:「这都怪那棵大树不知好歹,我长得英姿勃发,和小弟的奶妈通奸又怎样?竟想废了我的世子名位!」

  「他爸爸是王建民喔?」抱歉,人家历史不好,只听懂「大树」哥这个梗。
  「吼……他爸爸就叫做大木啦!」吴宥宁翻了翻白眼,对我这历史白痴感到无可救药。

  「东尼大木?」名字叫做大木的我也只认识日本周杰伦。

  「改天要叫廖锋燕老师帮你恶补一下历史了啦!」吴宥宁鸡同鸭讲气到崩溃了。

  「至於我对耿精忠讲了两百多次『我绝对不会入侵汀洲』,还有跟大肚王国原住民说『我把你们当人看』,还有对吴三桂盟军说:『等我处理完台湾的事再来救你』,还有对郑袭那老傢伙说:『只杀一个叔叔不够,要逼我杀第二个吗?』这不就是政治上的伎俩,会上当的才真是白癡!」诸罗鬼王对着他干下的种种卑鄙事倒是得意洋洋。

  「还有还有,虽然我的王宫在安平,但是我四处奸杀平埔族妇女还有荷兰少女可都记得闪得远远的,像墨蕴是我在天兴县奸杀的,可惜她到死都不知道那些军士根本是台湾岛最尊贵的人化妆的!」看到墨蕴莫名奇妙的举动,鬼王大概知道什么端倪,也不再避讳说起这些往事。

  干,听起来这傢伙真的是人渣下三滥,可是我还是不知道他是谁啊!不过我大概可以知道他现在是凭依在谁身上。

  「飞砂走石,虐尽苍生!」不等我探究清楚诸罗鬼王的真实身份,只见朱砾手一扬,原本美轮美奂的豪华别墅瞬间分解成瓦砾砂石,她把沙子作成龙卷风在我们四周盘桓示威,大一点的石头则堆在我们身边像个石兵八阵,我们四人一狗还有墨蕴便身处在这诡异的石兵八阵之中。

  「破军凶宅!」接着是玄茹急於在诸罗鬼王面前邀功,把剩下的砂石组成一户户小房子,然后往我们横移过来,我们当然会闪,不过在地上的植物碎屑就不会,被卷进那些乱窜的小房子之中的植物屍体都被提出更细緻的成分,然后灌注进玄茹体内,补充她的灵力。

  经由鬼屌强大的灵力,在这一瞬间我明瞭了墨蕴身上的变化和玄茹的竞争关系。

  原来墨蕴活着的时候是个荷兰人,父亲名义上是荷属东印度公司的员工,事实上却也是个中阶军官。墨蕴在十几岁的豆蔻年华跟随父亲来到传说中的福尔摩沙,她很享受於这美丽之岛的日子,不论是友善的原住民还是岛上的植物,所有的风土人文都让她流连忘返。

  可惜墨蕴在郑家治台的过程中被明军奸杀,对植物的爱恋让她舍不得成佛,对失去理智的军人的怨恨更让她成为了怨灵,所以她平常呈现的是黑头发的汉人样貌,那不是她本来的面目,而是基於对汉人的怨恨经过转化的。刚刚憨狗的精液净化了她怨恨的负面部份,所以现在的墨蕴只剩下正面的成分,也就是对大自然的眷恋,因而恢复成原本那个天真无邪的可爱红发少女。

  至於玄茹,顾名思义,是吸取草木菁华让它们从绿意盎然变得死气沉沉的黑色妖女,跟朱砾是沆瀣一气,她把草木弄死,朱砾就更能轻易地操作砂石,所以朱砾和玄茹往往是搭档出击的。

  说实在的,即使墨蕴恢复成原本的她,她也没必要帮助我们,但看到玄茹正凌虐着地上的植物屍体,墨蕴冲了过来拉着我们颇有技巧地闪躲玄茹的军宅攻势。
  「脚踏伏羲八卦,配合易理…」墨蕴冷静却毫不搭嘎地说出这段话,靠夭啊,你一个阿豆仔小妹妹外表说了口字正腔圆的中文,是想吓唬谁,何况我敢说在座根本没人懂易经和什么八卦的吧!

  不过墨蕴热心地拉着我们钻来钻去,总算没被玄茹的军宅攻势压死或被迫踏进军宅之内。要知道,即使没被压死,光是进到军宅里面去就会被残酷地分解吸收,成为玄茹身上的灵力。

  「我不懂,她干麻要大费周章把砂石做成房子模样?直接用巨石压扁我们不是更省事?」虽然军宅的气势很惊人,但流於笨重,一时之间我还算游刃有余地闪躲着,顺便问吴宥宁关於玄茹这妖女干麻那么搞肛。

  「老师,你买房子了吗?」

  「没有耶,我在民雄租套房而已。」

  「那就对了,房价那么贵,大家都渴望一个安身立命的避风港,所以要是你在这些房子内往生,你全身上下的灵对一个家的渴望会让你的灵力更容易被玄茹吸收,她就是利用我们对房子的依恋,你看嘛,你有听过凶宅,可是你有听过凶车、凶床吗?没有嘛,马总统的老爸马上风死掉后,翁小姐那边也没有变成凶穴啊,人对房子的依恋特别明显,所以那些炒作房价的真的很可恶!」

  「六重破军凶宅!」正当我们以为已经破解阵势的时候,玄茹又多丢了几户凶宅进来石兵八阵,我们这次可是左右支绌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 爪爪」靠,怎么传来这么难听的魔音穿脑,原来是青渼不让朱砾和玄茹专美於前,哼唱起了一段索命梵音,让我们闪躲的脚步紊乱了起来。

  「咦,要是白海豚来的话,也许牠们会在这里转弯啊。」正当我怀疑着要往前冲还是要往旁闪躲时,白豚也讲起垃圾话,根本不知道哪句是真的,害我肩膀冷不防被擦破一块皮。

  「干,你很会虎烂!」我恶狠狠地瞪了白豚一眼。

  「我哪有那么白癡,叫你转弯。」靠,这傢伙虎烂跟吃饭喝水一样,一秒前刚讲过马上翻脸不认。

  不过我马上就破解她的招式,反正只要她开口就反其道而行就对了,这傢伙说的没有一句是可以相信的!

  「发明八卦和易经的应该要得诺贝尔奖…」她落寞地喃喃自语。

  「九重!」玄茹看我们命悬一线,竟然还往死里打,又丢了三栋进来,不过后来我们才知道绰号九间玄女的她,九竟然是虚数!到后来石兵八阵内足足有十九间军宅!墨蕴为了确保我们四人一狗的安危,已经疲於奔命,搞到一丝不挂的身上挂满汗水,但是也瞬间让我爱上这个单纯热心的小妹妹,绝对不是单纯的CCR。

  「你在你的国家就是loser嘛,你拿得出一万块吗?」靠,穿着保全制服的吴宥宁竟然还有心情给我在那边开时事梗的玩笑,可惜你不够肥宅模样,一点都不像那个癡肥的廖姓保全。

  「干,鸡巴玄茹你到底有几户军宅啊!?」林北死也要死个明白,不问不快。
  「哼,只要朱砾在这里提供我源源不绝的砂石,我要几户就有几户!」玄茹得意地又形塑了好几户破军凶宅要丢进石兵八阵内!

  「你刚刚后来不是一度好像很开心吗?可是现在我怎么看我们都是死定了的样子耶!」我把吴宥宁推到一旁,躲过一户军宅攻势,一边希望能从她口中得知一点点好消息。

  「哎哟,马在跑哪有那么快,不过也差不多了啦。」吴宥宁揉揉摔痛了的屁股,没好气地道,我也在这时看见了鬼王部下灵体的骚乱。

  「全部住手!」之前见过的项羽部下李将军毅然立於马上,对鬼王他们做出反包围,要他们停止攻势。

  「哼,今天先饶了你们,明年1月16日再战。」鬼王倒是很乾脆,看了看态势,双方大概五五波,打起来两边两败俱伤,废话不说一句就带着四罗刹还有座下的小鬼们撤退,只是不知道订在明年1月16决斗有何诡计。

  「唐兄弟无恙?」李百将亲暱且关心地走了过来,他带来了大约100名忠勇的鬼雄将士,无论身材,装备都是一等一的。

  「没事,不过你们战况吃紧,怎么还能拨出部队前来相助?」我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

  「没事没事,敌方的攻势略缓,大王他得知唐兄弟有难,便差遣我们前来相助。」李百将爽朗的笑容掩饰不了他在说谎的事实,林北好歹也是高中公民老师,学生是不是唬烂,林北经验无数;何况这些老祖先性情纯朴,勉强掰出的谎话是骗不了我的!

  「最近台湾灾难不断,毒害全国的顶新获判无罪;自诩人权律师的某党副总统参选人被爆发炒卖本用於照顾弱势的社会住宅;国家领导人违背诺言和敌国领导见面不敢自称总统,一副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的鸟样,你跟我说攻势略缓?丧屍部队只会有增无减吧!您别再骗我!」我激动地抓着李百将的软甲,要他说出实话,是不是项大哥已经遭受不幸!

  「对,最近此地妖孽获得了庞大的能量滋养,你也知道所谓灵体是基於信念或怨念而形成,检察官的怠惰、总统的算计、政客的贪婪导致所有的邪恶都被彰显,妖孽们更是获得无形的支持,大概就是今晚,大王就要全军覆没,但是正义的香火不能断绝,他要我来找您,从此归在您麾下,继续为苍生奋斗…呜呜。」
  无法想像平时坚毅的将领竟然会在此时崩溃,他率领的老祖宗们也都放声一哭,场面极其壮观,到现在我总算了解史书上那些遭遇十面埋伏的军队是何其悲壮。

  「李大哥,别哭了,我们赶紧回去驰援项王!」我把熟睡中的憨狗託付给韦婵芬,要她带许奕萱回家,不过吴宥宁怎么劝都劝不回去,她仗着自己阳神之术已经熟稔,说什么战况危急时她会和新北市长一样在任内烙跑,不用我担心。
  我知道此行有去无回,但是为了向天下昭告正义的阵营不会坐以待毙,我还是希望和项大哥一起抛砖引玉,为了维护正义而死在盛年,也总比那些苟活高龄的人渣败类好上不知道几万倍。

  「把拔,我也要去…」

  在我转身准备和李百将他们离去之际,憨狗一声呼唤让我眼泪差点喷了出来。
  「把拔,我也要去剑湖山乐园,嗯嘛嗯嘛。」干,原来我狗儿子只是在作梦!
  「老师,带上憨狗吧,也许会有帮助,反正牠现在是阳神状态,要是有危险,我会带牠一起回来。」吴宥宁懂得比我多,我也想不到理由拒绝,便留下韦婵芬和许奕萱,和李百将他们一行往大甲溪畔出发。

  「李大哥,我不会骑马…」看着眼前这高大俊美的壮硕名驹,我还真不知道该先上哪只脚,而这马兄也用着鄙夷的眼神打量着我。

  「不用担心,我们不骑马,骑回去也来不及了。」说完李百将吹了声口哨,眼前的一百匹骏马竟然幻化成了翼展足足有三公尺以上的红色巨鹰。

  不过不变的是,属於我的那只坐骑还是一样用很不屑的眼神在看着我。喂,大家都同样是忠肝义胆为正义奉献的一方,没必要这样吧。

  我拉住赤神鹰的辔绳,很担心会不会一跨上去后牠给我来个翻身,要捉弄我,毕竟牠看我的眼神很不屑。

  「骧儿,乖,唐兄弟是跟我们一起回去帮助项王的,你别捉弄他。」李百将拍拍赤神鹰的背,牠这才把头别了过去,虽然还是很不屑,却再也不像会把我甩下来的鸡巴脸。

  转眼间,我们一行人已经飞在高空,用时速大约200公里的速率往彰化和台中的边境飞去。

  我紧紧拉住赤神鹰的辔绳,在风压下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但是我用传心术和李百将聊了起来。

  「李大哥,你们忠肝义胆,死了之后英灵留在人间我可以想像,但是这些骏马怎么也留下来了?」

  「呵,其实有时候动物比人类更懂得何谓忠心,战士和马之间的羁绊超乎你们这些现代人的想像。」李百将若有所思地抚摸着他座下的赤神鹰,那只赤神鹰也开心地发出长啸。

  我看另一匹赤神鹰身上的吴宥宁,不像我忐忑不安地深怕跌了下去,她倒很享受这种在夜空疾驰飞行的速度感,所以憨狗就交给她抱着。

  看着她怀中勉强算是忠心不二的憨狗,我突然想到「咦?马、鹰、狗都那么忠心耿耿,可是当今总统怎么总是吃里扒外,言而无信,活脱脱是个畜牲不如的人渣败类呢?」

  「哈,凭依在他身上的诸罗鬼王就是看准这点,你们看到姓马的、姓牛的,总会以为他们劳苦功高、忠心耿耿,这才更容易骗到你们,加上他本来就长得温良恭俭让,而且你们当今圣上和他的恶灵集团很会利用伪物欺世盗名。例如明明驱逐鞑虏的是北洋政府,他们竟然在广州成立叛乱团体,然后污名化北洋政府,说他们的叛乱团体才是正统;明明就有个从事善行不遗余力的国际红十字会,他们就自己另外成立台湾红十字会,把民众的爱心捐款纳入党库,也把重要职位都酬庸给党内高层。所以说我们那个年代,九流十家中的名家是极受人尊重的,所谓名正言顺,要欺世就必先盗名。」

  哇,没想到李大哥那么有见地。

  「话说回来,李大哥,您在世的时候名讳是?」

  「山阴李左绩。」

  「小弟亿载金城武。」

  靠!李左绩,他是在项羽乌江自刎后,还顽抗多时,直到确定项羽身故才在项羽墓前自刎殉主的大将啊!

  「李李李李李大哥,小弟以前不知道您的来头那么响亮,如如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包涵。」我抓着辔绳的双手拱手作揖,身体却抖得厉害。

  「不过李大哥怎么死后只是个百人将,我知道灵体的能力跟他生前的意念有极大的关系,您既然如此忠肝义胆,死后应该是个万人将以上的强大灵体吧?」
  「不不不,立誓拥戴主公,在主公身故后无所眷恋而自刎同去,这不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吗?是世人对伦理、公道、正义的感情愈来愈淡薄,唐兄弟你才会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李大哥爽朗地笑着道。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眼中感动的泪水,胯下的赤神鹰骧儿才确定我虽然看起来不像,但骨子里和他们一样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这才有那么一瞬间打开瞬膜让我看看牠深有同感、表示讚许的眼眸。

  夜空中,我的眼泪在落地前便化为水气,成为我这锺爱的故乡的大自然一部分,一路往决战地延伸。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